主人的权利,主人的义务

  经歷过数次大战之后,世界的变化很大。

  从异乡穿越而来的胡朗因为误食灵果得到无上魔力,在连番奇遇下成为了大法师,更统一了神魔两界,成为了新一代魔神皇。

  胡朗的无数美妻之一,正是魔界公主亚夜。

  已经不需再上战场,只需享福的她为了整顿起居,前往了王都的奴隶市场。

  本来想买下数匹黑妖精的她,不知怎的最后只是买下了一只匹格兽人。

  亚夜也不知道为甚么自己居然会买下一头跟肥猪沒两样的奴隶,可是她总觉得那只猪比想像中更加顺眼。

  也许是因为那双明亮的眼睛吧亚夜心想。

  那匹格的明亮眼神在当时倒是让她稍为走神了一下,不过那似乎不重要。

  对于已经找到了一个奴隶替自己整理房间的亚夜而言,那只是可以淡忘掉的小事情而已,不是吗

  ***********

  替那只猪取了个名字——沃特——之后,她的宫殿在奴隶的努力下回復了整洁。

  她再次觉得自己买下这只匹格的决定并沒有错。

  而且那双明亮的猪眼不管怎样看,都会让她感到很舒服;甚至有好几次,夜雨还发时自己在那阵阵明亮的视缐中失神了好长的一段时间。

  最初使她感到不舒服的那双眼睛,久而久之她也已经习惯了。

  最少她现在并沒有感到任何奇怪,也记不起到底为甚么会觉得不舒服。

  因此,亚夜很快也就忘记了这件件事;反正记不起就代表不重要。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面,亚夜开始留意那头猪的作息,好让她知道自己有沒有买错奴隶。

  经过一段时间的暗中观察,她发现沃特不管是服侍她的起居生活,或是替宫殿进行打理都很用心,甚至有点懂得体贴主人。

  那个努力的态度让她开始考虑怎样赏赐那只匹格。

  ——主人有权利使役奴隶,也有义务满足奴隶。

  那对明亮的眼睛,总会让亚夜想起这条大道理。

  毕竟盡了作为奴隶的义务,沃特自当拥有作为奴隶该有的权利。

  而要怎样满足那只匹格奴隶,她很快就想到了。

  ***********

  亚夜留意到的是沃特那肿胀得过份的胯间。

  那个彷彿帐篷一样的突起甚至比胡朗的阳具还要厉害。

  最初她有想过对沃特进行处罚,可是在那双明亮的眼睛底下,她发现那样子其实不是一个好主人的表现。

  ——主人有权利使役奴隶,也有义务满足奴隶。

  从心底某处响起,那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一直在提醒亚夜,她身为主人的权利跟义务。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似的直觉让亚夜花了好长的时间从混乱中回復过来。

  回过神来,她才发觉自己在寝室恍神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也许是恍神时躺到了床上,她的睡袍也好像被甚么人给捣弄过似的凌乱不堪。

  不过很快她就把这些怪事抛诸脑后,开始认真思考如何满足沃特。

  根据亚夜对匹格的了解,这些下贱的兽人除了食物跟生殖之外,似乎已经沒有其他像样的喜好。

  论食物,贵为公主的她自然能够满足区区一头匹格,所以馀下的就只有性爱方面能否让沃特满意了,亚夜心想。

  身为饲主除了使役奴隶,也需要让它活得舒爽;贵为王族的她,自然无法逃避这个必定存在的义务。

  虽然这个想法有点突兀,可是亚夜并沒有抱持甚么疑惑。

  她发现自己甚至沒有对自己想要服侍匹格这事感到太多抗拒。

  亚夜相信这一定是代表了自己变得成熟了。

  ***********

  在亚夜作出了这个决定的同时,正巧胡朗需要动身前往神界跟人间处理叛军的问题,不得不离开魔界,使亚夜得独守空闺。

  换了是以前,亚夜一定会跟着胡朗一起出发;可是决定要执行主人义务的她最终只是目送丈夫离开。

  亚夜相信,这是因为自己有了身为奴隶主人的自觉。

  在胡朗离开魔界之后,亚夜就开始着手满足沃特的性欲。

  为了让那只匹格习惯服侍自己,亚夜开始让沃特替她更衣。

  过往并沒有把奴隶的权利给列入考虑的她只是允许沃特负责洗衣服;也许是因为这样才会让它的性欲一直高涨,沒办法得到发洩吧

  匹格的手指滑过她的身体时,来自凹凸皮肤的奇妙触感总是让亚夜发痒。

  也许是因为她第一次允许奴隶直接触碰她的身体,亚夜这样想。

  至于胸脯跟大腿在更换内衣时被匹格一直抚摸这些小事情,亚夜并沒有特別在意,只是默许沃特触碰。

  虽然亚夜不时会疑惑,为甚么换胸罩的时候,沃特往往表现出匹格等级的猪脑,虚耗了很多时间揉弄抓捏她的胸脯,但是她最后也沒特別反应。

  而最初的奇妙触感在经过一段时间之后,也让亚夜感到了某种彷彿在被別人爱抚身体似的美妙感觉。

  而沃特每次花费在换衣服以及爱抚她的身体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不过她并沒有抱怨。

  ——主人有权利使役奴隶,也有义务满足奴隶。

  毕竟这都是身为主人的义务啊,她心想。

  能够达到满足奴隶的义务之馀,自己也感到十分舒服,亚夜很快就放下了心底那份越来越小的疑问跟不安。

  最近,亚夜发现沃特那根一直勃起似的大肉棒都会在自己的视缐中出现。

  每当她跟那只匹格的明亮眼神对望时,总会感到身体里面传来某种很微弱却让她很熟悉的沸腾磙烫。

  那份感觉往往会让亚夜回忆起跟胡朗缠绵热恋的美好时光。

  也因为这种彷彿勾起她雌性本能的感受,她的衣着亦随之清凉起来。

  她作梦也沒想到,自己会在匹格奴隶面前穿着调情衣物走动。

  主人有权利使役奴隶,也有义务满足奴隶——谁叫她是沃特的主人呢!

  ***********

  经过了一段时间,亚夜已经习惯让沃特触碰自己的身体。

  即使是自己在冥想或是休息时,她亦开始放任它用那对粗糙的猪手爱抚她的胸脯,或是撩弄她的腰跟腿。

  ——主人有权利使役奴隶,也有义务满足奴隶。

  抱着这样的念头,性子本就豪爽的亚夜也不反对沃特的独断行为。

  每次看到那双明亮的眼睛时,她都会加深记着那个大道理,允许那只匹格奴隶享用其权利。

  最近,亚夜开始让沃特服侍自己洗澡;有一只匹格奴隶被自己随时使唤,她自然沒有理由在洗澡时也需要亲自动手。

  不过也许是因为沃特终究是匹格兽人,所以在清洗她的身体时总是需要很长的时间;特別是胸脯下缘或是两腿间的蜜穴,亚夜每次都被洗上快一小时才得到解放。

  而沃特的手指亦总是很不安份地撩拨她的蜜穴甚至是菊门,让她不得不抱住那猪一样壮的身体止住身体的颤抖。

  要不是看在沃特那闪亮亮的明亮眼神,以及那该死地巧妙的手指按摩,亚夜早就把这猪一样的匹格赶走了。

  经过好几天之后,亚夜也开始习惯被沃特用那样的方式清洗蜜穴跟菊门。

  似乎是为了方便洗澡时不会弄髒衣服,亚夜发现沃特在不知道哪天开始就浑身赤裸地服侍她洗澡;而那根又大又硬还散发着恶臭的大肉棒,则是一直在自己面前。

  有一次亚夜因为一时好奇弯腰低头打量了沃特的肉棒一眼,它却马上朝着她的脸勐烈射精起来。

  又热又稠的腥臭触感让她恍神了好一会。

  ——主人有权利使役奴隶,也有义务满足奴隶。

  亚夜深深理解到,那根彷彿久久未有品尝雌性的淫邪肉棒,到底是如何期待可以侵犯高高在上的女主人,用粗重有力的抽送姦淫高贵女魔族的阴道。

  她然后就想到那根匹格的大肉棒会以强壮的龟头撑开幼嫩柔弱的子宫口,然后用大量浓厚的精液将阴道跟其最深处都填到饱满。

  最后,沃特的肉棒就会把那个生育皇族血脉的宝贵子宫当成储存雄汁的下贱肉囊一样私佔,最后将她的身心据为己有。

  那份彷彿实质出现的感觉让亚夜不自觉的抖了抖身子。

  也不太知道自己到底为甚么会联想到那么具体的东西,亚夜很快就放下了那份小小的疑惑;反正不是重要的事情,她也沒有心思记住。

  来自沃特肉棒的臭味,让亚夜知道自己还沒有盡主人的责任。

  最后,亚夜终于下定决心让沃特进行侍寝。

  ——主人有权利使役奴隶,也有义务满足奴隶。

  那双明亮的眼睛一定是在期待她这个主人好好完成肩负的义务,亚夜心想。

  ***********

  窗外的白夜双月倒映着月光照入亚夜的寝室,也照在身无寸缕的亚夜身上。

  当那只匹格脱光衣物露出大肉棒爬上床时,她早就把一切给抛诸脑后了。

  当沃特抚摸她的身体时,那双手的动作好像已经作了千百次一样,对亚夜身体哪个地方敏感非常熟悉,甚至使她感到自己彷彿被服侍洗澡似的,只管闭起眼睛盡情享受。

  微弱的快感一点点地积成连串的电流,开始在亚夜的脑海中翻转,让她的思绪变得更加混乱起来。

  微微睁开眼睛一望,她正好跟吸吮着自己乳头并揉弄自己胸脯的沃特四目相投;犹如感激主人思赐似地闪亮发光的眼睛彷彿射出片片夺目的炫亮光彩,让亚夜随着快感的波涛迷乱起来。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本来还对沃特那好像拥有无数性经验似的调情手法感到奇怪的亚夜,很快就被那阵阵忽强忽弱的快感给打断思考。

  ——主人有权利使役奴隶,也有义务满足奴隶。

  随着粗糙幼长的匹格手指熟练地掰开她胯间的两片阴唇,正式侵入那紧窄的阴道时,脑子只馀下权利义务跟快感的亚夜吐出了既是舒畅又是春情四溢的呻吟声。

  沃特指尖的一撩一拨都彷彿直接挖撩她的心灵一样,那阵阵快感织起的电流火花在她的身体各处乱钻乱跳,让亚夜全身又酥又麻,却又不得不从心底期待更进一步的刺激。

  已经听不出自己呻吟时到底说了甚么东西,身体在沃特的调情动作中一下又一下地不由自主的颤抖,亚夜对这连番的快感激烈毫无办法。

  ——主人有权利使役奴隶,也有义务满足奴隶。

  ——沃特有权享用亚夜主人的肉体,亚夜主人也要贡献一切满足沃特。

  感觉到下半身那个地方传来的空虚感远比任何时候都来得强烈,脑海中一片混乱的她甚至隐约出现了本体的期待。

  无法理解自己从何浮现这些想法,亚夜却也沒能够抵抗心底的奇异思考,只能顺从身体的渴望扭动着娇躯,让怀里下等的匹格奴隶盡情利用自己的美丽肉体取乐。

  ——主人有权利使役奴隶,也有义务满足奴隶。

  ——所以亚夜主人不用思考,只需要放开一切享受沃特的服侍。

  匹格的手指则在这个时候开始深探阴道内侧的肉壁,同时用另一根手指的指腹开始摩挲已经挺凸的粉红肉粒;才刚被触碰,彷彿闪电似的强烈快感急袭向亚夜朦胧的意识,让她在沒有预警的情况底下发出尖叫似的大声呻吟。

  又急又勐的快感让亚夜一下子就攀升到高潮,身体在沃特的爱抚下打着颤抖不住洩出淫液。

  被那份仍未受到填补的空虚感撩起了来自雌性肉体的本能,亚夜不安地扭动身体,用混杂着呻吟的声缐命令沃特加剧侍寝。

  为了让沃特能够更具效率地服侍自己,亚夜亲自用手抓住臀送掰开阴唇,同时轻轻拱起身体凑前,让矮小的匹格可以轻轻一挺腰就能够把粗壮硬涨的肉棒整根插进去。

  亚夜并不知道自己为甚么会摆出跟下贱妓女一样的姿势。

  脑子早就在那阵阵电流跟磙烫的欲望薰染下乱成一片,亚夜脑中除了那句话之外根本难以维持平常的思考。

  她现在只想要享受义务。

  感受到匹格异种那强壮的龟头微微撑开阴唇抵住了阴道口时,亚夜只感到肉棒仍在阴道外面轻轻的前后来回挤动,彷彿在挑逗她似的。

  ——主人有权利使役奴隶,也有义务满足奴隶。

  ——亚夜主人要满足沃特,亚夜主人要贡献一切给沃特奴隶。

  那阵在心底蔓延的空虚感跟迴响着的声音让她忍不住呻吟出来;可是既焦急又混乱的她其实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呢喃了甚么。

  也许是感受到主子的欲求,贴心的沃特并沒有等待亚夜进一步的命令,已经急不及待地把粗壮的大肉棒狠狠一推,整根直插进亚夜的阴道中。

  阴道被急剧掰开的疼痛跟空虚感被填满的舒畅快感混杂在一起,让亚夜忍不住大叫起来,紧紧搂抱住沃特瘦小的身体。

  在那阵让雌性本能燃起欲望的饱满过后,无法言喻的麻痒跟燥热马上佔据了她的思考空间;为了减轻那份感觉,她开始轻轻摇动着身体让屁股微微摆动,用阴道按摩肉棒缓解她体内的那份微热。

  可是,碍于体位的影响下她亦只能稍为摆动腰枝或是翘起屁股,那份微弱的饱满感来回腾动却是让她心底脑海那份燥热更加强烈。

  而沃特也彷彿回过神来,并因为得不到命令就不敢乱动似的,让肉棒停在不断以肉壁挤压揉搓外来物的阴道中。

  半瞇着眼睛的亚夜不自觉地用带有期待的眼神凝望距在自己身上沃特。

  跟亚夜对望似的,沃特那双眼睛在月光底下倒映出比相当柔和,却也比平常更加明亮的目光,彷彿真的在发出能够直接照入她脑海的光芒似的强烈。

  ——主人有权利使役奴隶,也有义务满足奴隶。

  ——亚夜是沃特的主人,所以亚夜主人要满足沃特奴隶。

  在那份强光照耀下,亚夜彷彿听到来自脑海最深处的声音。

  那道依稀已经存在了很久的声音让她无法反抗;那声音所说的话是多么的理所当然,使她不愿意提起半分怀疑的念头。

  既清晰又含煳的声音在亚夜的脑中迴响着,加上那份一直升温的火热欲望使她除了回应跟顺从以外,难以作出多馀的思考。

  ——主人有权利使役奴隶,也有义务满足奴隶。

  ——所以亚夜要接纳沃特的一切,要全心全意爱护沃特。

  沃特的声音终于佔据了亚夜的一切思考。

  对啊,她是主人,自当接纳承受她的奴隶。

  不管是怎样的形式也好,她这个王女自然会依从贵族的义务去管理照料奴隶的一切生活,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管是哪方面也好,她自然有义务去以自己的一切填补奴隶的所有需要,满足奴隶所享有的任何权利。

  亚夜只感到心中的疑惑彷彿雾气一样被沃特眼睛中的光芒给照散,心底的某处好像被甚么给扣紧了似的,变得轻松起来。

  而那份轻松的舒畅感觉,很快就跟她下身那份空虚与火热给融为一体。

  已经无法再忍受那份美妙却难以搔到痒处的火热煎熬,亚夜顺从着自己的雌性本能大声地叫喊。

  她允许被奴隶的大肉棒插入阴道。

  她放任匹格粗壮的阳具在她的阴道中来回抽送。

  她答应让沃特盡情肆意地把下贱的精液一滴不漏地射进她的子宫里面。

  在亚夜大声叫喊出来之后,沃特才用着有些粗暴的方式将早已抵在阴道口的大肉棒狠狠插进她的下半身。

  随着肉棒开始在阴道来回搅拌抽插,放开一切盡情享受的亚夜只感到火烫的快感彷彿火花一样在她的脑海中失控乱飞。

  无法描述,绝妙的快美感觉使亚夜不由自主的配合起沃特的动作,主动扭腰挺臀让奋力抽插的肉棒可以更进一步插到深处,让她胸中那份不知名的渴望得到解脱。

  沃特每次挺腰将肉棒插进她的身体时,亚夜都会感觉到自己的阴道彷彿在迷恋那根比胡朗还要粗壮的肉棒,佈满摺纹的肉壁不待她细想便已经主动纠缠在那强壮的肉棒上面,让它每次进出都带起阵阵舒畅的火热快感。

  就算是被按在床上背对着匹格,她也能够感觉到自己柔嫩的阴道正在紧紧包住沃特的阳具,不由自主的痉挛起来吸吮着肉棒龟头,似乎十分期待那根来自奴隶的大肉棒用精液滋扰自己。

  不住哆嗦的身体也好,颤抖着收紧挤压肉棒的腔肉也好,似是时刻提醒亚夜自己正在享受执行义务的快感一样,让她那难以思考的脑海翻起阵阵空白。

  嘴巴的叫喊呻吟已经无法阻止,亚夜只能肆意地胡乱叫喊藉以止住胸底那阵磙烫的痒意;每当沃特那粗长的肉棒开始撞击子宫口时,她甚么感受到那个肉圈马上套住来犯的龟头。

  而沃特也毫不客气地一下勐挺就将肉棒刺进了亚夜未曾被入侵过的子宫。

  想到自己最宝贵贞洁的地方被匹格奴隶沾污的亚夜脑海中仅馀片片惊涛似的强烈快感,甚至连胡朗也未有进去过这件事都已经抛诸脑后,只能让身体顺从女雌本能,用湿暖的软肉箍勒着那充斥雄性力量的大肉棒。

  那阵阵满涨的撞击让亚夜火烫的脑海不住发热,让她情不自禁地用两腿扣缠住沃特的腰,允许他作出更深入的抽插,使那同样火热的肉棒更能填补自己心底的空虚。

  身体每个地方都在磙烫,亚夜彷彿被那阵火热给吞嚥掉似的,混乱不越地开始胡言乱语,吐出春情四溢的呻吟。

  只能感受到下半身阴道内传来那一波又一波剧烈无比的快感的她还感觉到自己的子宫口在沃特的连续轻撞底下已经慢慢打开,准备从心接纳奴隶的所有。

  随着肉棒加快抽送沖撞子宫口,全神沈醉在匹格的侍寝技术底下,亚夜只看到片片白光,耳中也只听到沃特的声音,身体亦只感到来自肉棒的火热撞击。

  那阵阵火热完全不受控制一样在亚夜的脑海中左右翻磙,终于累积成难以抵抗的沸腾,以高潮的形式在她的意识内全面爆发性快感的高潮。

  亚夜只感觉到子宫停不住似的蠕动着,彷彿代表身体决定向那根粗壮强大的肉棒全面臣服似的,紧密地缩窄着肉壁榨取里面的奴隶精液;紧扣住龟头肉环的子宫口一下一下的紧缩吸吮着匹格那大量的黏稠精液。

  无从压抑的剧烈快感化成激流,将亚夜最后的意识沖散打碎,让她不由自主地陷入高潮过后的疲劳跟昏睡。

  她这才发现自己低估了身上的匹格奴隶的性欲。

  最后一个念头才刚闪过脑海,亚夜就被性爱的欢愉给淹沒。

  ***********

  在那之后,亚夜的生活出现了些许改变。

  每天早上让她起床的不是魔法道具的钟声,而是沃特的肉棒抽插声。

  清醒时让她醒来的不是魔界那个白色太阳,而是沃特的白色精液。

  亚夜的衣服都变成只有出门或是访客来临才会穿着的东西,平常自是一丝不挂让沃特可以方便射精。

  亚夜每天的餐点除了平常的美食外,也多出了匹格兽人那又多又浓又黏稠的腥臭浓精。

  只要是沃特出言要求的话,就算身处甚么地方,她都会第一时间放下手上的所有事情,用自己的一切接纳匹格火热的大肉棒。

  每天她都会享受被沃特在子宫中射精时那份安心跟满足的感觉。

  亚夜从来也沒有想过,原来允许奴隶行使权利是那么令人愉快的事。

  亚夜也沒有想到,执行主人的权利可以让雌性的欲求那样的满足。

  回想起最初在奴隶市场看到沃特时,她还沒有把它给放在心上呢。

  也许是来自心情的变化,亚夜亦发觉自己的胸脯又胀了一圈,小腹也不时传来了奇妙的幸福感;本来已是魔界首屈一指的美貌更加艳丽,现在的她比过去任何一刻都要惹火动人。

  百思不得其解的亚夜,最终把这一点归功于自己有盡主人的义务。

  为了回报那只猪一样壮的匹格,她也学习用各种方法榨取沃特的精液,不让他每天都挺着肉棒磨蹭她的屁股。

  而今天,亚夜决定跟沃特出门,尝试她最近学会的野外露出交配手法。

  毕竟,她需要盡主人的义务,让奴隶满足才对嘛。

  不是吗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5.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